刘纲纪:如何看经典学经典

加强理论学习,离不开学习经典着作。经典着作卷帙浩繁,学什么、怎么学是一个需要解决好的问题。为此,首先要弄清何谓经典着作、怎样看待经典着作,做到突出重点、学有成效。

经典着作,是指在人类历史上产生深远影响的着作,可分为两大类:非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和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比如,我国古代的《书经》《易经》《老子》《论语》《墨子》《孟子》《庄子》《荀子》《韩非子》,古希腊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诸多着作等,均属非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这类经典着作还应包含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予以肯定和批判继承的各种着作。比如,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但丁的人文主义着作;16至17世纪英国莎士比亚、培根、洛克的着作,以及斯密、李嘉图的经济学着作;18世纪法国的启蒙主义着作;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从康德到黑格尔的德国古典哲学着作,英、法两国的空想社会主义着作;等等。

马克思主义批判和继承人类历史上诸多有进步意义的思想,使人类思想发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第一次把对人类历史的认识变成了科学。因此,阅读经典着作既要重视马克思主义产生前的经典着作,更要注重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把两者密切联系起来。很多情况下,只有在尽可能全面、准确地掌握马克思主义之后,才有可能真正读懂、读深、读透马克思主义产生前的各种经典着作。

西方20世纪以来出现的各种思想流派,如西方马克思主义、后现代主义的代表性着作,是否应列入经典着作?如果从这些着作是人们了解资本主义思想发展史而需要阅读的历史文献来看,也可将其列入非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问题在于,这些着作同马克思主义曾批判吸收的资本主义着作相比,情况已发生重大变化。资产阶级处于上升发展期时,竭力批判封建主义,推动生产力发展,符合那个时代的发展趋势,从而也是符合大多数人民利益的。正因如此,当时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能够面对客观事实,提出在不同程度上具有启示意义的理论。20世纪,资产阶级主宰西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思想流派持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上合理社会的观点。即便是对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的思想流派,如后现代主义等,其最终结论也是这样的。

西方20世纪出现的思想流派大多数是保守的。它们不能用超越当代西方资本主义的历史视野去观察思考人类社会发展,也不可能成为历史上有长远影响的思想。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把西方现代思想流派的着作放到一边不予理睬,因为对这些着作进行深入分析,可以从反面证明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推动马克思主义在当代的发展。同时应看到,后现代主义等思想流派的着作中也含有对西方现当代资本主义的批判成分,通过分析,摒弃其错误论点后,有助于我们认识西方现当代资本主义的实质。另外,还有一些从认识上研究当代自然科学发展问题的着作,如瑞士哲学家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等,当然可以摄取过来,丰富马克思主义科学认识论。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翻译出版了大量西方现当代思想流派的着作。这开阔了人们的思想视野,但也出现了盲目崇拜、追随西方现当代思想流派的现象。这种现象必须改变,但不能回到对西方现当代思想流派闭目塞听的状态;相反,应跟踪观察其发展,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对其进行深入分析研究,使其成为我们今天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的参考材料。

(作者为武汉大学资深教授刘纲纪)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E-mail:hbsskl@163.com 鄂ICP备17003595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