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社科名家(第一卷)》节选 刘纲纪:中国现当代美学的领军人

《“六法”初步研究》、《书法美学简论》、《中国美学史》、《<周易>美学》等美学专着奠定了刘纲纪在中国美学界不可或缺的地位,但是,最能代表其美学思想,也是最能体现其美学思想的当代价值、推动中国当代美学实现跨越式发展的还是他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基础上构建起来的实践美学体系。刘纲纪独辟蹊径打通“中西马”构建起来的实践美学体系,使其成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实践美学的主要开创者之一和中国当代美学的领军人之一。

刘纲纪一直深切关注的是哲学的基本问题,而且,始终从哲学的角度来研究美学的艺术理论,这形成了他自已的理论表达与思想特色。在社会实践本体论的基础上,刘纲纪展开了自己的美学理论研究,将其主要研究成果表达为:实践——创造——自由——自由的感性表现——广义的美——艺术。他的美学思想主要集中在《美学与哲学》、《传统文化、哲学与美学》、《艺术哲学》等专着和一系列学术文章中。

(一)对马克思主文哲学本体论创造性的阐发

刘纲纪之所以能够在美学领域取得卓越的成就:一方面是跟他长期从事书画创作,具有敏锐的艺术洞察力相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高度关注哲学的基本问题,从哲学的高度研究美学问题。这是他美学研究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他对哲学的研究,基本上是沿着“康德——费希特——席勒——谢林——黑格尔——费尔巴哈——马克思”的道路前进的。而在马克思那里,刘纲纪最终找到了解决美学基本问题的钥匙。

关于刘纲纪美学的研究路径,他曾在答《中华美学学会通讯》记者问的时候明确指出:“首先是作一些哲学研究,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搞清楚。只有搞清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美学研究才能有科学的理论基础。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问题上,我是主张实践本体论的。更准确地说,应称为社会实践本体论。”可见,刘纲纪的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建立在哲学基本问题的研究和解决之上的。所谓哲学的基本问题,在西方形而上学的传统中就是所谓的第一哲学,即本体论的问题,它是关于存在的理论,追同存在的最普遍和最高的本性。只有解决了这个最为根本的问题,美学研究才能够实现。刘纲纪将此归结为两个方面:“第一,存在的本原问题,即世界从何产生形成,或什么是初始的,第一性的东西;第二,相对于无限众多的现象,存在的最一般的根据,实质问题。”基于弄清楚哲学基本问题的这个根本的想法,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刘纲纪从本体论的角度研究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于1988年发表了《实践本体论》等系列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问题的重要文章。刘纲纪在这些文章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观点具有本体论意义,并不同意前苏联许多哲学家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仅仅理解为物质本体论。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批判继承了过去的唯物主义的自然物质本体论,以之为前提、基础,同时又从自然物质本体论进展到社会实践本体论,并使两者内在地、有机地统一起来,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划时代的贡献。这一个观点虽然已经包含在马克思的哲学中,但是过去没有人像刘纲纪这样如此明确地提出和论证过,这是刘纲纪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要贡献。与此同时,刘纲纪还从马克思对人的本质问题的解决的角度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以物质的自然界为前提的实践的人本主义”。这个观点一经发表便引起了国内哲学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还引起了日本哲学界的关注,日本学者山口勇在《唯物论研究季刊》中以《重新考察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论”概念》为题专门对刘纲纪的观点进行了介绍,并专程赴武大拜访和采访了刘纲纪。

刘纲纪并不否定物质本体论,马克思是以自然为前提的,没有自然界人类就不能存在。世界的本体,毫无疑问是自然。人类产生之前自然界就已经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物质本体论是正确的。刘纲纪所主张的实践本体论则仅限于人类社会。但是,物质本体论必须要发展到实践本体论。这是因为人类社会虽然以自然物质为前提,但是人类社会的本体并不是自然物质,而是人类改造自然物质的实践。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说社会的本体是自然,或者说是作为自然科学研究的自然物质。不能把人的本体归结于自然物质,否则与动物无异。因此,刘纲纪指出,“我所说的实践本体论仅适用于人类社会,并不适用于人类产生以前的自然界。物质本体论必须要发展到实践本体论,从物质本体论发展到实践本体论正是马克思的伟大贡献。不看到马克思的这个贡献,而主张物质本体论、自然科学唯物论,这并不是马克思主义。”

?1984年,武大樱花盛开时节与学生们在一起

关于实践本体论,刘纲纪强调,“更确切地说应称为‘社会实践本体论',它不同于卢卡奇的‘社会存在本体论',也不同于我国有的人提出的‘人类学本体论'。我的目的是要对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所说的‘把感性理解为实践活动'这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做出阐发。”毫无疑问,在刘纲纪看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精华不仅仅在于将物质界定为自然界的本体,更为重要的是将以自然为基础的人类的物质生产实践作为人类社会的本体。实践是人类社会历史的本体,它包括了人化的自然。这样,他不仅排除了对自然做唯心主义的解释,同时也突出了实践本体论的自然基础。

?2004 年,在汉年轻学友为视70寿辰合影

对于实践活动本身,刘纲纪作出了更为深入细致的分析。第一,因为物质生产实践是人从自然获取物质生活资料以满足人的生存需要的活动,同时又是有意识、有目的地改造自然的活动,所以是创造性地支配自然,从自然获取自由的活动。第二,人类改造自然的物质生产实践活动不是单个人的活动,而是处于一定社会历史中人们相互协作共同进行的感性的活动。刘纲纪将哲学的这些基本问题弄清楚了之后,才开始着手构建自已的美学体系。

(二)实践美学的重要代表

20世纪50年代的美学大讨论,刘纲纪并未参与其中。一方面是因为他正忙于研究中国绘画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感到讨论中提出的种种见解并未能真正说服他。尽管已经有人提出从实践的观点来阐发马克思主义美学。但是,实践究竟从何产生了美,何以实践是美的源泉,美之为美的哲学本质何在,这些问题都并未获得深入具体的分析论证。

刘纲纪的基本美学思想是在其参与编写《美学概论》过程中形成的。1962年,刘纲纪参加编写了由王朝闻主编的《美学概论》,这是我国第一部产生了重要影响的美学教材。1964年底,由于阶级斗争形势开始紧张起来,《美学概论》的编写工作暂告停止。直到“文革”结束之后,《美学概论》才最终面世,而刘纲纪则是其主要的撰稿人。这个时候,刘纲纪的美学思想已具雏形,已经提出美是自由的感性的具体表现的观点。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随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深人研究,他的美学思想有了新的突破和系统的发展。经过长达近二十年的思考和探索,刘纲纪最终形成了自己的美学体系:以马克思主义社会实践本体论为基础,以创造自由理论为核心,以审美反映论为艺术本质,三者构成了一个逻辑严密的思想体系。具体可以表达为:“实践——创造——自由——自由的感性表现——广义的美——艺术”。

刘纲纪认为,实践(首先是物质生产实践)既是人类使自身的实际需要获得满足的活动,同时又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地改造世界的活动,因而是一种创造性的、能从客观世界获取自由的活动。正是人类实践活动所具有的这一根本特性使世界对人产生了美。美实质上不外乎是从人改造世界、创造生活的实践中所取得的自由的感性具体的表现。立足于这一基本看法,他指出,美学中的一系列根本的理论问题,如美与艺术的特征问题,功利与审美的关系问题,真、善、美的联系与区别问题,审美与艺术的社会功能问题,等等,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美学也就获得了一个可靠的、坚实的基础。而俄国和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家,不论是普列汉诺夫还是卢卡奇,他们的理论的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忽视了马克思的实践观点,更没有充分深入地阐明美是如何从人类社会的实践中产生出来的。尽管前苏联现代的一些美学家也讲到了实践同美的关系,但没有充分注意到它对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根本性意义,也没有对实践如何产生美给予充分的注意和阐明,更没有将实践贯彻到美学中各个重要问题的解决中去。

实践美学各家的共同点都在于将“实践”作为自已理论的出发点。不同之处主要有两点:第一,对所主张的“实践”的理解不尽相同;第二,从实践到美的具体路径却不尽相同。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长期的专研中,刘纲纪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从批判继承德国古典哲学而来的,而美学在德国古典哲学中又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由此,马克思主义美学也是从批判继承德国古典美学而来的。依据这一思路,刘纲纪对马克思主义美学的研究经历了一个从马克思上溯到黑格尔、席勒、康德,再返回到马克思的过程。经过长期的思考和探索,最终形成了他实践美学的基本框架:实践——创造——自由——自由的感性表现——广义的美——艺术。

刘纲纪的美学思想体系与早期实践美学的主要代表李泽厚的美学思想相较而言,不仅其从实践到美的中间环节大异其趣,而且李泽厚从马克思转向了康德,最终将自己美学思想的基础界定为“主体性实践哲学”或“人类学本体论”,因而,刘纲纪和李泽厚的美学思想的区别,不仅仅在于从实践通向美的过程中所采取的道路的不同,更为根本的还是本体论上的根本区别。刘纲纪在阐述自己的美学思想时说:“这一理论构建(实践——创造——自由——自由的感性表现——广义的美——艺术)不同于卢卡奇忽视实践的作用和本体论意义,仅以物质本体论为前提的反映论、认识论美学,也不同于李泽厚忽视黒格尔对马克思思想形成的重大影响,而以康德为主要依据的‘人类学本体论的美学'。”

刘纲纪的美学思想除了坚定地以实践本体论作为其美学思想的哲学基础外,其最大的特色还是在于他找到了以“自由”作为实践通向美的道路。刘纲纪以“自由”作为其美学思想的核心,将美界定为自由的感性表现。这无疑找到了从实践通向美的关键环节。自由之所以是其美学的核心,是因为自由是人的本质所在,而美的本质与人的本质紧密相关。刘纲纪说:“按照马克思的观点,人的本质,从根本上看就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本质,这本质就在于人能够支配他所生活的周围世界,从周围世界取得自由,所以马克思所说的‘人的本质的对象化',即人的自由的对象化,也就是现实的感性具体的对象所具有的必然性同人的自由两者的统一。这个统一,是一切美之为美的本质所在。因而也就是美的最根本、最普遍的规律。”美的本质与人的本质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人的本质就在于通过劳动从周围世界获得的自由。因而,刘纲纪说:“分析美的本质实际上也就是分析从人类生活的实践创造而来的人的自由的本质及其具体的表现,在这里,对人的自由的本质及其表现的具体的历史的分析,是解决问题的核心所在。

根据对马克思、恩格斯以及毛泽东思想中自由概念的理解,刘纲纪将自由作为实践通向美的中间环节,并把美界定为人在改造世界的实践创造中所取得的自由的感性具体表现。刘纲纪得出这一重要结论,是他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一个必然结果。美学界将他的美学思想界定为“实践自由说”。在刘纲纪看来,人的本质就是自由,自由是人对必然的认识与改造。美就是从必然到自由的飞跃,是人的自由在人所生活的感性实现世界中的表现,以及人的个性才能的发展和表现。与此相关,美感就是人从其所创造的世界上直观到人的自由获得实现时的一种精神上的愉悦。

那么,实践是如何从自由通向美的呢?李泽厚较早提出了实践产生美,但是对于实践如何产生美讲得不是很清楚,甚至是非常含糊。刘纲纪则明确指出,实践首先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物质需要而进行的,但这种实践又是人的有意识、有目的的活动,因而是一种能够掌握客观必然性以取得自由的创造性的活动。当这种活动和结果向人显示了人类的智慧、才能和力量时,就能够引起与物质需要的满足带来的愉快不同的精神上的愉快。这就是原初意义上的美感。例如,木工做成了一件物品,当别人夸他手艺高超时,他感到愉快。这里面包含着审美,并不是桌子能卖多少钱的问题。他能超越功利的层面,把桌子作为自已的作品来观照,看到自已的智慧和力量。美的根源来自于实践创造,实践创造的最高境界是自由,这种自由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自由不是随心所欲的,随心所欲看起来好像是很自由,其实是不自由,真正的自由是对必然性的掌握,类似于庄子讲的道与技的关系。即自由指的是对必然性的掌握,当它达到了自由的境界,那就进人了“道”的境界,也就是美的境界。而进人这个自由的审美境界的关键和最终的根基则是劳动生产实践的发展,而自由则是进入审美境界的唯一表征,美、艺术则是自由的具体的感性表现。

劳动是通向自由的唯一途径,也是通向美的唯一途径。刘纲纪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美,美是人在改造世界的实践创造中所取得的自由的感性的具体表现”。”而人的自由的获得,又是人通过实践的创造性活动,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这个飞跃的前提是通过物质生产实践满足了人们的物质需求,进而进人精神需求的领域。在这里,人进入了一个不再以满足物质需求而是以满足人的个性、才能的全面自由发展为目的的领域。而美的获得,就是“自由王国”中最美丽的花朵。因此,刘纲纪认为:“所谓美,就是在超出了‘必然王国'的‘自由王国'的领域中,人的个性、才能自由发展的种种感性具体的表现。”因此,美即是人的本质一自由的对象化,是合规律与合目的相统一的感性表现。这样,刘纲纪就找到了从实践通往美的道路。这条道路即是:实践——创造——自由——美。

刘纲纪循着“实践——创造——自由——美”这一思想来解决美与艺术的根本问题,认为美、艺术是人类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产物,将美学问题与共产主义社会人的全面自由发展联系起来,并且很富创见地对美学意义上的“自由”作出了三个基本规定。其中,他特别强调美是作为感性个体存在的人与社会的高度统一,这一统一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下才能完全实现。因此,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美学是与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实现不可分离地联系在一起的。刘纲纪所提出的以马克思主义实践观为基础的美学体系,是对马克思主义美学思想的具体阐明,对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美学有其不可忽视的贡献,对中国当代美学的发展也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其他领域的贡献

在艺术哲学方面,刘纲纪所撰写的《艺术哲学》,正如有的评论者所指出的,它是“中国学者自己写的第一部关于艺术哲学的专着,其学术价值不同凡响。”这部着作提出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艺术哲学体系。这个体系是以刘纲纪在美的本质问题上提出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美学理论为基础的,是这一思想在艺术问题上的应用与展开。在艺术哲学的探讨中,他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反映论,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来深入阐明马克思主义的艺术反映论,有说服力地批驳了各种唯心主义的观点和简单化的机械唯物主义的观点。他从反映对象与反映形式两个基本方面阐述了艺术的本质、特征,并对艺术的历史发展作了哲学的考察,指出马克思作了深刻阐发的资本主义社会下人的异化是理解西方现代派艺术的关键,论证了社会主义艺术才是今天真正新的艺术。此外,该书还第一次对中国古代艺术哲学的丰富内容作了系统的分析。

?2002年,在武大与台湾大学王晓波教授合影

在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方面,刘纲纪的研究工作与他对中国美学的研究是分不开的。他所着的《中国美学史》第一、第二卷,主张并坚持中国美学的研究必须与中国哲学的研究密切结合,因此该书包含了许多有关中国哲学及思想文化史方面的重要内容。除此之外,他还专门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问题作了不少研究。他依据马克思、恩格斯对东西方古代社会的分析,提出了一个重要论点,认为古希腊进人奴隶社会之后,很为彻底地清除了原始氏族社会的制度、观念、风习,而这些在中国古代,却大量地保存了下来。这是理解中西思想文化差异、分析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重大关键。他指出,中国古代思想文化保存了许多出自中国古代氏族社会的思想,这是中国思想文化的精华的重要来源,也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至今仍有其不灭的光辉以及“五四”以后中国人民之所以能很快接受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历史原因。他还敏锐地看到中国古代从氏族社会到奴隶社会这一巨大的历史转变给中国古代思想的发展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他依据恩格斯对人类社会从氏族社会到文明社会(奴隶社会)的转变的分析及中国古代思想史的材料,论述了儒道两家的区别,指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是奴隶制文明社会的肯定者、赞美者,虽然它也力图要用由原始氏族社会而来的博受观念去改良这个社会。以老子、庄子为代表的道家则是已经过去的原始氏族社会热烈的肯定者、赞美者,新起的奴隶制文明社会所带来的道德堕落和罪恶现象的掲发者和批判者。这是儒道两家的根本区别所在。他又指出,儒家思想既是为维护奴隶制社会的等级统治及其后的封建专制服务的,同时又仍然保存有来自氏族社会的仁爱、民本、大同的思想,由此产生了儒家思想不可解决的内在矛盾。在批判克服前者之后,后者在今天仍有不能否认的重大意义,并且具有西方思想所不能及的重要价值。对于禅宗的哲学与美学,楚文化与儒道两家的关系及其基本特征等等,刘纲纪均有许多重要论述。上述这些重要思想的提出,都在学术界产生了广泛影响。

刘纲纪在致力于美学和哲学等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思考的同时,也一直十分关注中国当代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发展,并写下了不少论述马克思主义与文艺、社会主义文艺的本质特征等问题的重要论文,在文艺界也产生了显着影响。他提出中国当代文艺应当是社会主义的、现代的、民族的三者有机、内在的统一,其世界观和指导思想则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基于这一基本思想,刘纲纪对社会主义文艺的一系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论述,为社会主义文艺理论建设作出了贡献。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号 邮编:430070 联系电话:027-87839901 027-87324788 传真:87250783
E-mail:hbsskl@163.com 鄂ICP备17003595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